在任何時代,一篇篇優美的詩歌、動人的故事,總能直接觸動人們的靈魂,閱讀的同時,引起共鳴,給人啟迪。

        當今的這個浮躁不安的時代,這些美好值得更多人享受。如今的時代,網絡上的新技術,很多已經取代了傳統的紙質的閱讀方式。多用作視頻、圖片、文字、語音,更廣泛的是不同層階的人們,能夠更好的接觸豐富精致的詩歌,更好的可以將動人的故事發布于不同的角落。我們要適應新的傳播方式與載體,體現內心的,更深處的本真,更好的激起“詩意情懷”。

        一年復一年,一春復一春。自有“中華詩祖”詩人屈原,一心為國;異有自號“五柳先生”陶淵明,歸隱田園,樸實自然;也有“詩仙”李太白,狂的率真,狂的徹底;也有“情詩之王”李商隱,纏綿悱惻,難以解析,耐人尋味。燦若繁星,在世界文學殿堂中占有崇高的位置,通過詩詞創作,抒發愛國激情,贊美祖國大好河山,傳頌人間真情善美。

        中華大地,從古至今,最不缺少的就是文人墨客,黔西北詩人碩大的群體中,費明也是其中之一,他總是說:“藝術來源于生活,更高于生活,任何文學體裁的語言都來源于生活,也必將高于生活”

        讀不同的詩歌,有不同心情,喜歡讀不同情感的詩。費明的 《軍魂》是藏在手機的收藏里面,最常讀的一首詩,特別是深夜。單點進去,翻起來的時候仿佛一個夜深路燈引導你慢慢的走向遠方,了解過去的鮮紅歷史。比如:

        軍魂是軍人不死的靈魂

        一個民族精神圖騰的凝聚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子彈在飛

        刺刀見紅

        血肉相搏中

        個個是英雄

        用血肉和忠誠構筑的長城

        捍衛的不僅是和平和尊嚴

        還有挺立了五千年筆直的脊梁。

        帶你回望回去,英雄本質,愛國情懷,烈士精神,更好的體現出戰爭年代的情感,詩歌的直白抒情,給人一種想要咀嚼的誘惑,覺得很美,充滿幻想。

        翻開費明的詩歌,仿佛看見了一湖美麗的漣漪,清涼、透徹,輕輕讀起,優美的意境,別有一番風味,有趣的事,不同的時期讀同一首詩,會有不一樣的理解和不一樣的感受。仿佛能清楚地感覺得到,時光在流逝,隨著歲月隨著時光慢慢的流逝,現代的詩歌,是自由的,充滿個性的,大氣、奔放、有著巨大的魅力,優美的律境,令人陶醉。

        費明詩歌作品《金海湖》,選進“詩電影 貴州百名詩人頌貴州大型網絡展播活動”,這是一種有形的意境,費明用優雅的語言和深遠的意境,向我們更直面的敞開一幅幅優美的畫面。源自大自然的奇跡與寧靜,營造出別具一格的氛圍,引人入勝,仿若身臨其境,一幅幅美麗的畫卷映入眼簾,增添了遼闊的思想和視覺。

        一首《荷花吟》,讓我們領略到了詩歌這種文字,帶給我們無比溫暖與美好的感覺,濃濃的詩意貫穿其中,這首詩歌最大的特點就是清新和靈動,畫面感也特別的強。第一節中:

        “夏風吹來輕薄的風

        凌波微步

        向你走來了盈盈仙子

        綠裙飄樂/邂逅一場夢的約定

        碧玉荷葉綻放的笑顏

        蕩漾著寬容大度

        每朵鮮嫩荷花

        初放的羞澀

        布滿溫柔的呢喃

        清純的眼神

        脈脈含情

        湖波怦然心動

        與你相視的凝望里

        飽含了許多企盼

        荷尖上翩翩起舞的蜻蜓

        觸碰靈魂純凈的顫動

        讓夢棲息的地方”在這里我看到了作者清新的語言,沒有繁瑣與復雜的語言,而“走來”,“邂逅”,“翩翩起舞”等一系列的動詞又剛好恰到好處,領略讀者的感官與視線由遠及近。

        而第二節,更是蘊含著有一種動感和美感,詩中的荷花被描繪成婷婷雅韻的少女:

        “滿湖閃耀的綠波

        脫俗而出的荷花

        婷婷清麗和雅韻的姿影

        洗凈水草的輕浮

        和紫蝶的淺薄嫵媚

        悠閑月影朦朧的荷花塘

        采蓮女搖櫓小舟婉約的波光

        吵醒了荷花粉紅色的夢

        遠處田野的蛙鳴

        破碎了夏夜的寂寞?

        與其在喧囂中

        浮躁而不知所措

        不如追隨一尾魚

        躲進荷葉深幽

        尋找一片寧靜的純凈”。

        荷花本來是安靜的,然而作者利用巧妙的比喻和敘述,令安靜的事物而舞動,令安靜的畫面活躍,由此不得不嘆息作者將清新和靈動巧妙的使用,利用了語言升華的動感,將畫面的動感繼續拉升。

        詩是最強烈情感的自然流露,貼切柔美的表達內心,又充滿觸動人心的震撼力,新媒體視角下,更好的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,更容易贏得詩意情感的共情共鳴。從追求“詩和遠方”的現代生活來看,網絡時代上“詩性表達”更好獲得感應與呼應。

        一首好的詩歌,不僅有好的開頭,好的主旨,還應該有好的結尾,比如《那飄逝的青春時光》里的,

        “五月田野吹來的風

        刮過我縱橫溝壑的額頭” ,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“我的青春/在雪花紛飛中逝去

        又在五月鮮嫩的清風里

        還魂而來”

        潛伏著唯美的格調,不論是主題思想或者表達手法,以及作品深度,讀后都令我回味無窮。

        很喜歡費明蘊含深度的語言,讀到《夏夜,一只蟬鳴的眷戀》,自然、樸實、真誠用心吟唱,表達了深層清的情感,對夏天的熱烈,那絕美的“夕陽”,“深邃的星空”,“朦朧的月亮”,演奏般的“蟬鳴”,溫柔輕拂的“楊柳”與“夏風”,“萬千螢火蟲”等。寥寥數語,將主題拉到高處,留下了我余味深長。

        每個詩人,每個故事,都是詩人情感最真實的表達,對于費明的詩歌來說,確實是非常值得閱讀收藏的,費明本身就是“一本厚厚的詩集”。在詩歌的層面,或許我達不到更多詩人,解讀解析詩歌的本事,但不管怎么說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和思想。但從我們個人的情感愛好上,我還是喜歡詩歌飄灑的那種氣魄。

        語意還有些神秘,即使沒有聽的懂,也還是會覺得喜歡,太多的感慨,只看到了孤獨中默默流過的時間,《想你,是一株斷魂草》,

        江湖上

        一葉扁舟搖櫓而過

        船頭是無酒的空壺

        船尾是寂寞的風

        蕩際星辰的

        是你乞望的眼神

        是我落寞的孑然一身

        白鷺悄聲掠過

        喚起我沉睡的夢

        孑然一身,似水的年華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,害怕自己過往太匆匆,念你也是一生回憶,是靈魂深處的一種堅持。

        讀到費明的《緬懷 ‖ 水稻快熟了,您走了……》,

        “……

        他與自己指尖流散的稻谷

        相融一體

        鏤刻中國農業的奇跡

        碧綠田野的符號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袁隆平先生

        用一粒種子救活人類

        改變世界饑餓的模樣

        完美的追求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讓地球變成稻菽浪翻的豐盈

        民以食為天

        給人民糧食的人

        在人民的心里

        永遠是一片天 天空下

        國運隆盛 人民平安”

        不僅感受到了獻身精神和偉大成就的情懷,胸懷天下的濃郁情感和使命意識,完美的體現出來,對院士的隕落痛惜和緬懷引起強烈共鳴。我個人觀感而言,費明所寫的詩歌,無倫思想的境界、文字的體現,都含有溫暖和詩意。

        這也是費明詩歌體現的更為深厚的感情,詩歌更需要靈感,依靠自身的文字技巧,“傾訴”表達出來。優美,干練,大氣,醇厚,回味悠久。把握這些韻律和節奏同時也是最好的詩歌作品,總是可以感受到費明詩歌里的溫暖與熱烈,柔情與細膩,感受此情此景,又怎能不令人歡欣!

        反復誦讀,富有感情的詩歌中,詩的韻味,詩的意境,詩的情感被深刻的品味出來。品讀同時,想象是引發情感的重要橋梁,在想象中還原詩歌給我們描繪出形象生動的畫面,感悟中體會作者詩情,感受詩歌中表達的情感,詩詞是語言的藝術,品讀詩歌就是欣賞藝術。

        自己的主修專業也非文學,通過新媒體平臺閱讀的詩歌成為了我愛好與心靈慰藉,多數時候都是一個人自己邊看邊揣摩,讓文字在紙張的空隙中不斷尋找著答案。也經常在網絡上看到詩歌,喜愛文字的我,當我讀到詩集時,總會眼前一亮。

        我們都知道,一首首好的詩歌,不只是語言的詩意和表達的舒緩和清新,也更需要一些思想和力度。

        “詩者,在心為志,發言為詩”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中華文化源遠流長,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,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,為中華民族生生不息、發展壯大提供了豐厚滋養?!?詩詞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,是深深沉淀在每一位中華兒女血脈里的文化基因。

        費明簡介:

dea0ced1022fa95b6a220f8a18eae766.jpg

        費明,貴州畢節人,筆名:建新。供職畢節市紀委市監委。曾任畢節市工商局黨組成員,紀檢組長;畢節市紀委市監委第三紀檢監察組副縣長級紀檢監察專員?,F為貴州省詩人協會會員。自幼愛好文學,曾被多家報刊聘為特約記者和通訊員;曾從事工商行政管理工作36年。作品上百萬字,刊發中國作家網、東方網、頭條、一點資訊、多彩貴州網等網絡媒體。在《貴州市場監管》《貴州政協報》《貴州日報》《中國工商報》《西南工商報》《市場監管半月刋》《黃河文創》《詩天子詩刊》《詩中國雜志》《貴州詩人》《烏蒙見證》《高原》《畢節春秋》《文秘園地》《畢節人大》《畢節政協》《大地菲芳》等文學媒體發表作品500篇以上。本人被收入《畢節通志》。

        作者簡介:

540b9ea1a046759c7abe0f1150399c65.jpg

        陳雪琴,貴州威寧人,90后青年詩人,從事傳媒工作,貴州省詩人協會會員。喜歡文學、詩歌、評論、繪畫。作品散見于《貴州省詩人公號》、《黔山時評》、《人民政協網》、《中國日報網》、《中國網》、《中國作家網》、《今日頭條》等網絡媒體。

責任編輯:高洪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