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上花開  楊柳依依

        時光跌跌撞撞,季節來來往往。

       由于三七種植在文山已有數百年歷史,野生三七早已滅絕。

       而人工種植出來的三七,在后期加工時不但會有一定的農殘和重金屬;而傳統的中藥“機器打粉”吃法,人體對三七有效成分的吸收利用率相對較低,起不到真正的效果。

       陌上花開,楊柳依依。

       如何解決這一難題,使三七真正成為更加安全和有效的健康產品?就成了張云生一生的夢想與追求。

       風吹過樹梢,碎落一地的花瓣,成為季節里的殘痕。

       年少時,他知道種植三七可以吃飽飯、但讀書優秀卻可以把飯吃得更好的道理,所以選擇去讀書。

       學成后,他已經可以把飯吃得很好時,卻接觸到三七的真正功效,是可以讓人吃跑疾病、吃出健康、吃出長壽時;他的無限注意力,又開始重新盯緊了身邊隨處可見的“七葉一枝花”。

2f24f40d2ee167b05c1c90d25cdc719f.jpg

       畢竟,對用盡全力掙扎在紅塵中的老百姓來說,生活再平凡,也是限量版。

       這年頭,啥都不重要,只有健康和身體才是自己的。而一旦生病了,身體這輛“老破車”的“零件賊貴”不說,“配件還無處找”。所以,最好的辦法就是平時“多保養”。

       而在眾多的“保養劑”中,三七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之一。

       于是,經過多年實驗與探索,他終于找到了破解三七農殘和重金屬的辦法:通過科學萃取,有效去除三七中的農殘和重金屬;只保留預防和治療心腦血管病特有的功效成分,使之達到食品級安全標準。這樣,不但可以長期服用,還可被人體高效吸收。

       有了格局,思維跟得上,才能越走越順……

       此時,張云生已被提拔為副監獄長,仍主管藥廠的科研攻關工作。在他和研發團隊的不懈努力下,第一批“三七口服液”問世。

       然而,當他們把這批產品發給日本經銷商時,產品卻被日本海關就被全部銷毀。

       原來,日本海關在查驗這批商品時,檢測出部分農殘和重金屬依然超標。作為十分注重養生的日本人來說,對進口的此類產品一向要求很高。

       第一批出口產品被就地銷毀的消息,不啻于晴天霹靂,對張云生的打擊非常大。

       當時,他有點懵圈了。那陣子,他經常走路撞墻,找不到北。

17cec9732479484512727d63a4aa03df.png

      “癥結所在,就是出口的產品還是有農殘和重金屬……”梳理明白問題所在,他找到單位領導,提出加大“三七口服液”的科研投入,提高產品純度,使之達到食品級安全標準;確保產品順利進入國際市場,以帶動文山老少邊窮地區社會經濟發展。

       但是,因為體制原因,他的建議沒被采納。

       為此,他想到為了夢想去創業。但是,創業讓未來了充滿無限的未知、變數和挑戰性。而如果放棄創業,則是眼前繼續穩定的仕途、體面的工作、優渥的收入……

45cd029475cc4eecfa728530fd23960c.jpg

       此時,張云的生命運拋物線開始變得不穩定,忽上忽下、若隱若現地誘惑著他。

      “什么叫做創業,創業就是讓你的人生,充滿了無限的可能;就是讓你知道這個世界上,比你優秀的人還比你努力;就是讓你累得半死時,還能從床上一秒鐘爬起來!因為叫醒你的永遠不是鬧鐘,而是你日夜追尋的夢想……”

       終于,他堅持夢想,選擇了創業。

       穩坐寂寞  靜看繁華

       2004年,他辭去公職,選擇了艱難的創業之路。

       打虎親兄弟,上陣父子兵。在糾結辭職的那段時間里,張云生也聯絡了可以一起創業的兄弟們。

當年,他在藥材場工作時,有三個“鐵疙瘩同事”——張凱、史云龍、和肇有。這三人都是藥用植物專業畢業的高材生,在三七藥材場專門從事三七研究工作,各有建樹。

       三人與他關系甚好,又志同道合,加上當時硯山監獄遷進縣城,三七藥材場改制轉讓,他們將被轉入監獄工作,其專業技能就失去用武之地。為此,三人一起辭去公職,脫下警服,與張云生共同組成了獨立自主的三七研發團隊。

      “一個籬笆三個樁,一個好漢三個幫?!眻F隊雛形起來了,剩下最大的難題就是資金,而且是各種資金:租地、建廠、設備、研發,樣樣都要錢,他除了一腔熱血外,卻身無長物……

09db01d5064d2d15f2fa24ca4a966bf0.jpg

       逆風的方向,更適合飛翔;你覺得吃力,恰巧就是登高。

       這句話很勵志。但對彼時的張云生和他的初創團隊來說,說起這句話,只有滿嘴的苦澀和真正體會到“下?!焙蟮哪欠N陷入泥潭般得感覺——不掙扎,不下沉;越掙扎,下沉速度越快。

       夜夢醒來,常有一種窒息感。

       幾年的時間里,三兄弟跟著他鞍前馬后地忙,不僅沒拿到一分錢的工資,還為辦廠四處借錢,人人都欠了一屁股外債。

       兄弟再好,畢竟都是拖家帶口。

       幾家的媳婦們不求大富大貴,但尋常日子還是要過的?,F在跟著張云生創業,數年沒進項,幾個兄弟媳婦個個都是腦門上冒黑線,不但在家里攪得一地雞毛,還找上門來討說法。

       面對幾個弟妹的哭鬧,張云生只能賠著笑臉說好話,一個個地安撫許諾??粗齻冞h去的背影,他心里五味雜陳,說不出得滋味。

       那幾年,他虧欠的不止是幾個兄弟,更虧欠了家庭很多。

105cdccfb0663ace3ebe031c61433086.JPG

       孩子上學,他拿不出錢;父母和妻子過生日,他買不起禮物;無奈之下,只能打個電話過去。虛弱無力的祝福里,掩藏不住對親人深深得歉意……

       其實,當夜晚來臨時,偽裝得再好的靈魂,也不得不面對繁華背后的孤寂。

       彼時,一腔熱血,滿腹理想,打拼幾年,卻換來了如此結局——這是張云生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結果。

      “開弓沒有回頭箭,落子無悔大丈夫?!眲摌I失敗的間隙,張云生依然關注著三七發展的前景,他堅信總有一天終能“破繭重生”,也抱定了此生決不負兄弟的信念。

6ddb46cd1471c595ccb69fdde3352c28.JPG

        每個平凡的夢想,都有締造奇跡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終于,一次機緣巧合。省城一家以三七為原料生產跌打損傷藥的企業,因缺乏技術人才,主動找上門來邀請他的團隊加盟。但加盟不到三年,由于雙方經營理念不同,最終又不得不分道揚鑣。

       歲月流逝,淡了一季溫暖;紅塵落寞,碎了一世柔情。

       雖然張云生團隊與企業的合作半途而廢,但他們的辛勤付出和艱苦努力,依然為企業帶來了良好的經濟效益。分道揚鑣時,他們也從中分得近400萬元的紅利。

       這是張云生團隊的“第一桶金”。

       從此,張云生和團隊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創業。(未完待續)(文/念煒 張議華 圖/杜星作)


責任編輯 子軒